澳门威尼士人

通知详情
首页 > 通知列表 > 通知详情
关于转发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

 

关于转发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

“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第批)的函

 

各有关单位:

现将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第4个)转发你们,以供借鉴

 

附件: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通报典型案例

     (第批)

 

 

青岛市保障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

“回头看”工作协调联络办公室

2018年1210

 

 

 

(联系人:韩德婷   电话:82872367)

 

 

附件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典型案例

(第批)

 

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二十

湖南衡阳大义山省级自然保护区以调代改

为矿产开发让路

 

    2018年10月30日,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湖南省,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11月14日,督察组对衡阳市大义山省级自然保护区探矿权和采矿权清理工作进行现场检查,发现衡阳常宁市以调整保护区范围代替整改,为矿产开发“量身打造”方案,保护区矿山野蛮开发,生态破坏严重,性质十分恶劣。

一、基本情况

湖南常宁大义山省级自然保护区2011年由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前身为2001年成立的湖南大义山县级自然保护区,保护的主要对象为湘中孤山环境亚热带天然常绿阔叶林森林生态系统和珍稀野生动植物,自然保护区总面积11431公顷。

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指出,省国土资源厅2013年以来违规设置涉及自然保护区的探矿权23宗;违规发放涉及自然保护区的采矿权15宗。为此,湖南省整改方案明确,对涉及自然保护区的23 宗探矿权和15 宗采矿权全面进行清理整治,“对在自然保护区内的,该关闭注销的关闭注销,该退界避让的退界避让,该补偿退出的补偿退出,该停止审批的停止审批,确保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得到有效保护”,并要求2017年12月底前完成整改工作。

但此次“回头看”发现,衡阳常宁市对大义山省级自然保护区违规设置的采矿权和探矿权一直未进行清理,刻意回避问题,通过调整保护区范围代替违规矿山清理。2018年4月,常宁市在大义山省级自然保护区范围调整后,即上报完成该项整改任务。

二、存在问题

一是肆意调整,自然保护区为矿产项目开发让路。2015年常宁市向衡阳市政府请示,请求将位于保护区缓冲区的常宁市富坤实业公司采矿权区域调整出保护区,涉及保护区缓冲区面积约8.2公顷。在征求衡阳市林业局意见时,市林业局明确:常宁市富坤实业公司的采矿权设置时间为保护区成立之后,不宜调规。

2016年8月常宁市为在保护区缓冲区内建设庙前风电场项目,委托相关单位编制大义山省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调整综合论证报告,计划将保护区缓冲区128.6公顷调整出保护区。2017年3月该方案通过湖南省林业厅审核,后被湖南省环保厅以论证不充分退回。

2017年3月,衡阳市国土资源局向衡阳市人民政府报告狮形岭锡矿探矿权相关情况时建议,“如大义山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尚未最终确定,确定范围时应当避开该探矿权;如已最终确定,也应争取调整保护区范围,将该探矿权调出保护区”,衡阳市政府相关领导批示“同意国土局意见,请督促相关县市区认真落实”。

2017年9月,常宁市政府以文件形式向省林业厅请示:“根据已探获中型锡矿床的结果,发现该矿区具有良好的开发潜力,根据该探矿权人的强烈要求,我市建议此探矿权部分勘查区与大义山自然保护区发生重叠部分调出大义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红线范围”。湖南省林业厅回复原则同意该建议。

2017年9月,按照常宁市相关要求,拟调出保护区的面积扩大到358.52公顷,主要涉及为四个采矿权区域和一个探矿权区域。在该方案未征求衡阳市林业局和环保局意见的情况下,常宁市直报省直相关部门,该方案相继通过湖南省林业厅专家评审会和湖南省环保厅组织的自然保护区评审委员会评审。2018年4月23日,湖南省政府以文件形式复函通过调整。至此,常宁市三番五次申请调整保护区范围的目的终于实现。

二是故意隐瞒,保护区调出面积多为原有矿区。现场核查发现,调整前保护区具备生产条件的采矿企业5家,本次保护区调出面积358.52公顷,其中261.01公顷“非常巧合”地对应原有企业采矿区或探矿区,占比72.8%。囊括其中4家采矿企业和1个探矿点。其中,西岭镇车荷村张家坪区域调出保护区面积35.78公顷,衡阳春达矿业开发有限公司萤石矿采矿权就占该调出区域的99%。

2017年11月,湖南省环保厅向湖南省政府报送《湖南省环境保护厅关于衡阳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湖南常宁大义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功能区的请示〉的复函》,明确建议衡阳市人民政府和省林业厅核实调出部分是否失去生态保护价值,是否存在为采矿等项目让路的情况,必须坚决禁止保护区为建设项目让地的行为。但常宁市刻意隐瞒事实,出具文件表示:“我市林业局和大义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已对调整的16处范围进行核查,调出部分生态保护价值较低,也不存在为建设项目让路的情况。”骗取湖南省环保厅同意该调规方案。

    三是野蛮开采,矿区生态环境破坏十分严重。督察组现场对原自然保护区内的常宁市金马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鑫裕矿业有限公司、春达矿业开发有限公司萤石矿和香里颜矿业有限公司等矿山进行现场检查,发现多处矿山因长期野蛮开采,没有开展生态修复,开采区域黄土裸露,山体满目疮痍。金马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等矿山的泥沙被雨水冲刷后流入附近村镇,严重影响当地群众生产生活,群众反映强烈。

三、原因分析

常宁市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思想认识不到位,在向湖南省相关部门上报材料时,刻意强调相关采矿权和探矿权获得时间是在2011年大义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建立之前,而忽略2001年即为县级自然保护区的事实。在整改过程中,又屡次申请以调代改,不惜牺牲生态环境,性质恶劣。衡阳市对常宁市在调规过程中任意妄为不闻不问,工作失察。

湖南省林业厅等部门审核把关不严,工作流于形式,致使有明显问题的调规方案层层过关,存在失职行为。

督察组将进一步核实情况,对涉及失职失责的,以及相关企业环境违法行为,要求地方依法依规查处到位。

 

 

“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二十七)

四川西昌市虚报整改情况 32吨危废长期无人监管

 

    2018年11月9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四川省西昌市一危险废物非法回收点现场检查时发现,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交办问题整改不严不实,在未完成整改任务的情况下,谎报整改完成。

一、基本情况

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进驻期间,督察组受理并向四川省转办一件群众举报案件,反映西昌市马道大山坡废旧回收市场一危险废物回收点违规回收废旧电池电瓶,存在环境风险。

四川省将此件交由凉山州西昌市办理。2017年9月,西昌市政府上报已办结此案,2017年11月,西昌市政府上报此项问题已完成整改。

2018年6月,生态环境部组织现场检查发现,回收点仍有废旧铅酸蓄电池库存,要求立即依法转移处置;2018年8月,四川省级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时,要求立即取缔非法回收点,依法规范处置非法收贮的废旧铅酸蓄电池。但直至此次“回头看”时,当地仍未整改到位。

二、存在问题

西昌市马道大山坡废旧回收市场危险废物非法回收点由甘洛县天益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于2016年9月设立,在未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业务,一直持续到2017年5月。期间共回收废旧铅酸蓄电池151吨,其中119吨非法转运处置,剩余32吨至今仍在回收点非法堆存。

谎报完成整改。在接到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督察组转办件后,西昌市没有认真办理,整改工作敷衍应付。现场检查发现,在转办14个月后,该非法回收点仍使用原有简易彩钢板棚贮存废旧铅酸蓄电池,无废水收集设施和排气系统,危废警示标志不规范,不具备贮存废旧铅酸蓄电池条件。在这种情况下,西昌市政府却于2017年11月向凉山州政府上报已完成整改,凉山州政府未经核实,于同日向四川省政府上报已完成整改。

危废无人监督。西昌市政府及市环保局、市商务投资局仅对甘洛县天益再生资源有限公司非法转运危险废物的行为进行了查处,但该公司非法收集和超期贮存危废的行为则一直未被处理,非法贮存的32吨危险废物长达19个月一直无人过问,无人监管,环境风险突出。

漠视整改要求。在转办问题一直整改不到位,国家及省有关部门多次开展督察检查指出问题的情况下,凉山州及西昌市党委、政府对此不以为然,既未要求有关部门和单位切实整改到位;更未按照四川省整改方案要求,对履职不到位、责任不落实、问题整改不力的单位和个人实施责任追究。

三、原因分析

西昌市落实整改主体责任不力,并谎报整改完成,导致群众举报问题长期未能解决;西昌市环保局、商务投资局未依法查处企业非法收集、贮存危险废物行为,监管失职。

凉山州对西昌市整改情况审核把关不严,未经核实,即向上级转报虚假整改情况。

督察组将进一步核实情况,并要求四川省有关方面依法依规查处整改到位。

“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二十八)

山东工商部门整改做样子 违法销售柴油问题

依然十分突出

2018年11月1日,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山东省开展“回头看”。通过对相关部门走访问询,并抽查有关企业,发现山东省物流运输企业违规使用普通柴油或其他高硫分燃油问题依然十分突出,柴油货车尾气污染严重。

一、基本情况

《大气污染防治法》明确,禁止向汽车和摩托车销售普通柴油以及其他非机动车用燃料。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指出,山东省以普通柴油替代车用柴油的情况较多,滨州等地市大量物流运输企业违规使用普通柴油,尾气污染问题突出。

为此,山东省整改方案要求,杜绝违规使用普通柴油的情况,并明确由原省工商局负责部署推进相应整改工作。原省工商局于2018年8月1日上报山东省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意见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声称该问题完成整改并销号。

二、主要问题

督察发现,原山东省工商局作为整改责任主体没有认真履行整改职责,未就整改工作进行部署推进,整改任务目标完全落空,全省物流运输企业违规使用普通柴油或高硫分燃油问题依然普遍存在。

(一)违规售油无人管。督察组抽查3个地市的4家炼化公司,发现这些炼化公司违规大量向物流运输企业销售普通柴油或其他高硫分燃油,导致这些柴油大量替代车用柴油使用,污染严重。2018年,东营齐润化工有限公司将3万余吨硫含量近2000mg/kg的常压柴油售给物流运输企业和加油站,垦利石化有限公司也将3万余吨硫含量2000-3000mg/kg的燃油售给相关物流运输企业和加油站,硫含量最高超标约300倍。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以来,山东汇丰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将近40万吨普通柴油销往多家物流运输企业,潍坊市昌邑石化有限公司将5万余吨国Ⅳ和国Ⅴ的普通柴油售给物流运输企业。现场抽查发现,物流运输企业多数在自身停车场内私自安装加油装置,将所购违规油品自用,昌邑市盛宏物流有限公司甚至违法转售其他社会车辆。

(二)督察整改做样子。原省工商局作为督察整改的责任主体,接受任务时服从安排,实际整改时做做样子。督察反馈明确指出问题主要是炼化公司违法向物流运输企业销售普通柴油替代车用柴油使用,导致汽车尾气污染。但原省工商局等部门整改时仅部署对加油站和成品油仓储批发企业的检查,没有将炼化公司到物流运输企业的黑色链条作为查处对象。整改工作指东打西,真正问题没有触及。另外,整改方案明确的目标是“强化日常监督管理,杜绝违规使用普通柴油”;但原省工商局擅自在销号材料中将目标改为“针对加油站开展专项整治行动”,以此蒙混过关,虚假销号。

(三)执法监管走过场。2017年以来,山东省各市共打击取缔非法加油点近2000家,但仅对涉案物流运输企业进行了处罚,未能以此为线索追根溯源,对源头炼化公司违规售油问题进行查处,炼化企业到物流运输企业的黑色链条始终未被斩断。

一些炼化企业长期游离于监管之外,缺乏对法律的敬畏。2018年8月,生态环境部调研发现中国化工集团山东昌邑石化有限公司涉嫌违法生产销售国Ⅳ普通柴油,但在进一步调查时,企业拒绝配合,不提供相关台账,并临时编造相关记录。“回头看”进驻后,督察组再次现场检查,要求企业提供储运台账,企业依然拒绝提供,并继续编造谎言,提供虚假材料,性质十分恶劣。

对此,潍坊市查处不严不实,甚至试图蒙混过关。在督察组两次督导后,查处工作依然走过场,在未调度企业生产记录和储运台账等关键证据的情况下,即采信企业说法,甚至未调阅生产记录就作出该企业2018年未生产销售国Ⅳ普通柴油的结论。直到督察组再次督导、进一步明确要求后才加大查处力度,发现该企业2018年实际以燃料油名义违规销售国Ⅳ普通柴油4万多吨。

三、原因分析

原山东省工商局不在整改落实中下功夫,反而在整改销号上动脑筋,表面整改,虚假整改问题突出。

山东省有关地市不敢动真碰硬,对违法销售不合格油品的黑色链条整治不力,未能对油品来源追根溯源,未对炼化企业的违法行为依法查处。

 

 

“回头看”典型案例通报(二十九)

贵州黔东南州台江经济开发区整改不力

重金属污染隐患突出

 

2018年11月7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贵州黔东南州台江县督察发现,黔东南州台江经济开发区整改不力,敷衍应对,涉重企业管理混乱,园区污水处理设施徒有其表,不能有效发挥作用,重金属污染隐患突出。

一、基本情况

黔东南州台江经济开发区是2012年1月经省政府批准设立的省级开发区,规划面积43.87平方公里,首期开发面积9.93平方公里,核心区面积3平方公里。目前,园区共进驻企业35家,其中有华胜集团及其下属企业等9家铅酸蓄电池及再生铅企业。

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指出:贵州省“工业园区污染防治设施不配套”“全省工业企业污染防治水平有待提高”。贵州省整改方案明确,2017年12月31日前,确保依托城镇污水处理厂处理废水的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业园区所排放污水达到相关要求后才能接入城镇污水处理厂处理;2018年6月30日前,建设完善已建成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的园区配套管网,确保园区废水应收尽收;强化执法监管,严厉打击设施不正常运行、偷排及超标排污等违法行为。

二、主要问题

园区企业管理粗放,环境风险隐患突出。2018年9月,生态环境部组织暗查发现,园区内企业华胜集团下属永鑫冶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鑫公司)不正常运行污染治理设施,厂区环境管理粗放,防渗措施不到位,含铅含酸废渣堵塞厂区内导流沟,废水处理系统跑冒滴漏造成厂区外林木大面积死亡。此次“回头看”现场检查发现,企业虽将受污染林木铲除后补种了树木,但并未及时加强污染治理设施运行管理,也未完善防渗措施,整改治标不治本。

督察发现,永鑫公司雨污分流、清污分流不到位,废水处理系统混乱,清水收集池贮存大量工业废水。未按规范设置危险废物贮存场所,随意将危险废物和其他杂物混合堆放,危废管理混乱。作为再生铅生产企业,废气在线监测系统不能监测其特征污染因子——铅及其化合物,不能监控含铅粉尘进入外环境状况,形同虚设。此外,包括该企业在内的华胜集团及其下属9家铅酸蓄电池及再生铅企业均未按规定开展强制性清洁生产审核,园区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园区未按要求建设集中式工业废水处理设施。园区规划建设2座集中式污水处理厂,其中北部片区7500吨/日,南部片区6500吨/日。督察发现,该园区实际并没有按要求建设上述两座污水处理设施,而是依托设计处理规模为2000吨/日的台江第二生活污水处理厂处置,但该污水处理厂自2016年9月建成以来,由于管网建设不配套,长期无法投入运行,2018年5月才基本具备污水收集条件,2018年11月5日才开始调试。园区污水管网虽已接通,但大部分管网处于无水状况,实际进水量仅60吨/日,园区污水实际并未得到有效收集处理。

2018年8月,贵州省省级督察即指出台江经济开发区存在污水收集管网不健全,污水处理厂长期不能正常运行问题。此次“回头看”督察时,黔东南州仍未采取有效措施推动整改,却谎报该项整改任务已完成。

三、原因分析

黔东南州及台江县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整改责任落实不到位,工作推动不力。台江工业园区管委会表面整改,敷衍应对。相关企业环境意识淡漠,主体责任不落实,管理混乱,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针对上述问题,督察组将进一步调查核实,对存在的失职失责和违法问题,将督促地方依法依规处理到位。